猫扑社区

《大公报》6月10日刊发关于我市大通古镇的文章

  ■ 斯雄  

  打破大通宁静与安逸的罪魁祸首,是日本侵华:

  一九三八年五月十九日,侵华日军攻陷徐州,并沿陇海线西犯,郑州危急,武汉震动。六月九日,为阻止日军西进,国民政府采取“以水代兵”的办法,下令扒开位于河南郑州北郊十七公里处的黄河南岸渡口一花园口。日军西进、南下之路被洪水堵死,放弃从平汉线进攻武汉的计划,退守徐州后,南下蚌埠,过淮河,与驻扎合肥的日军其他部队会合,改从长江北岸进攻武汉。正处鼎盛时期的大通,成了日军西进武汉急需迈过的一道屏障。六月下旬开始,日军连续派飞机对大通狂轰乱炸,加之当时的国民政府实行“焦土抗战”,整个大通与和悦洲闹市,倾为废墟。

  鹊江两岸的商户居民纷纷跑反,背井离乡,呼天抢地,大通及和悦洲几成空城,遍地瓦砾。

  是啊!忍看繁华的“小上海”化为乌有,令人扼腕。对故园的恋恋不舍与无力挽救的无奈,缱绻之情,怎能不让跑反的人们感慨万端、悲从中来?

  当年的“三街十三巷”,除了清字巷以外,其他街巷后来都已荒灭,再也没能恢复当年的风光和元气。新中国成立后,和悦洲于一九五二年设新民乡,一九五八年改为新民大队,改革开放后改名和悦村。一九五七年人口大外迁,以及再后来的移民建镇,最后洲上只剩下很少人种植蔬菜了。仅存三百五十米的和悦老街,现在能看到的,只是残垣断壁和新树的“十三巷”巷名的指示牌。《和悦洲“十不舍”》别说是传唱,连知道的人,也已经不多矣。

  在沉寂荒废了数十年之后,人们仿佛忽然一梦醒来,再次发现和读懂了大通及和悦洲,又有些不舍了。

  一九九六年,和悦老街被列为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;二○○六年,大通镇被命名为省级历史保护名镇;二○一四年,大通镇获批国家第六批“中国历史文化名镇”。大通镇政府已邀请专家编制大通镇历史文化保护规划,在和悦老街南段选取三百五十米长街道兴建遗址保护公园,开展抢救性保护、修复和改造……

  如今的不舍,是念旧,是追忆,是珍惜,更多是想挖掘其价值。当年跑反人的不舍,更多是悲伤,是留恋,是惋惜,实际已经回天无力。

  和悦老街上,曾经繁华的印记,与二○一六年夏洪水淹没时的痕迹,斑驳隐约,相互映衬着。时空的穿越与对决,让人产生一种飘忽、遥远且遥不可及的感觉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到了“断舍离”。

  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毕竟大通的那一切,已经化作美好的回忆,成为历史。过分执著于某种臆想、寄予深情,有如缘木求鱼、火中取栗;假使走向偏执,更是有害无益、无补于事。

  好吧,既已成昨,何必唏嘘。舍与不舍,都要告别。与其不舍,不如断舍离,如此或可除旧布新。

  “大通,犹大道也”、“通于大道,谓顺应自然也”———真没想到,“大通”地名的释义,竟然早就说得如此明确而清晰。

  细细想来:物事如此,人与人生,亦大抵如此。

猫扑社区

互联网周刊

CONTACT US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